第一百二十三章 那一声‘谢谢’(求月票,求订阅!)(第1/2页)

        斐卓被酒水给淋了个一头一脸,但却不敢伸手擦拭,因为此刻至少有两三把手鞥枪正比在他的身上,让他根本就没有勇气动弹一下。他只能是紧闭着眼睛,以防止酒水流淌到眼睛里面去,同时用颤抖着的声音质问道:“你们这是要做什么?你们知道我是谁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当然知道你是谁!”一个警鞥察从腰间掏出手铐将斐卓给铐了起来,同时说道:“你就是栽赃周晓川和张艾葭贩运毒品的罪魁祸首!”

        警鞥察的这句话,对斐卓来说,简直是如惊雷般的炸耳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警鞥察怎么会知晓此事的?难道……难道这事情竟然败露了不成?

        这不可能!绝对不可能!

        就在斐卓惊魂失措的时候,那个警鞥察的声音再度响起:“给张艾葭车子换上藏有毒品轮胎的人,已经被我们给抓了起来,并交待了整件事情的经过。所以,你们最好是打消侥幸心理,老老实实的配合我们!”

        斐卓神色呆滞,呢喃的嘀咕道:“败露了……居然真的败露了……”直到此刻,他依然没能够想明白,自己的这个好计划,怎么就败露了呢?

        难道说,这就是所谓的‘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’吗?

        早知道是这种结局,我就该顺便找几个人将张艾葭他们俩给打一顿权当报仇了……不,不对,我他妈的还报什么仇啊,有多远就躲他们俩多远了!

        斐卓在这个时候,真是连肠子都悔青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只可惜,事已至此,就算后悔也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于国涛在第一时间就获知了斐卓等人被逮捕的消息,并将其转述给了周晓川和张艾葭,当然也没有忘记拍着胸脯保证:“请两位放心,我们一定会依法严惩这些犯罪分子,还你们一个公道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真凶已经被抓到,那我们可以走了吧?”张艾葭问道,她是一刻也不想在这里久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,当然。”于国涛和刘成忙不迭的点头,殷勤的将周晓川和张艾葭送出了金阳区分局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前脚刚刚离开,于国涛和刘成后脚就被人给拉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人,正是言武的父亲,什德市局的副局长言青书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,言青书早就赶到了金阳区分局,也将整件事情了解了个七七八八,刚刚他一直都在徘徊,想要凑到周晓川和张艾葭的面前去说几句好话,但到最后,他还是没能够鼓起这个勇气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,见到周晓川和张艾葭走了,言青书也就赶紧跑过来找到了于国涛和刘成,想要向这二位求情。作为市公鞥安局的副局长,他眼光还是有的,自然是瞧了出来,于国涛和刘成是此案的负责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言青书腆着脸,讨好的说道:“刘秘,老于……”于国涛和刘成都是人精,自然知道言青书想说什么。然而,他们俩根本就不打算给言青书开口求情的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等他将话说出来,于国涛就直接打断了他的话:“老言,我们都知道你想要说些什么,但这一次的事情,不是我们不想帮你,实在是没有办法帮。你知道我刚刚推开审讯室门的时候,见到了什么吗?我见到了你儿子言武,拿枪顶着周晓川的脑袋!你知道这周晓川是什么人吗?他不仅是张老的孙女婿,就连咱们省公鞥安厅的厅长,也专门为他打来了电话!更不要说,你儿子还曾企图对张老的孙女不轨,还和斐卓勾结栽赃他们俩贩运毒品!你说吧,这件事情让我怎么来帮你?怎么敢帮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谣言是怎么出来的?就是这样出来的!

        本来张麟恺说周晓川是张大爷的忘年交,可是到了于国涛的口中,就‘进化’成了张大爷的孙女婿。估计,他也是看周晓川和张艾葭之间的关系,不像是普通朋友那么简单,便自行推断揣测的吧?

        “啊……言武这个混小子,竟然做出了这么多的混账事来?!”这些事情,言青书还真不知道。他的脸色,瞬间变得惨白。身子不由的晃动了两下,多亏刘成帮忙扶了他一把,这才没有软倒在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此之前,他只听说言武错抓了张老的孙女并严刑逼供,却不知道,这严刑逼供竟然都将枪给掏了出来比人头上。而且这人,不仅是张老的孙女婿,更和自己的上司关系不菲!

        深呼吸了好几次后,言青书总算是恢复了些许冷静。在这短短几分钟的时间里,他就跟老了许多似的,颤悠悠的问了句:“我就言武这么一个儿子,总不能够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他进监狱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成安慰道:“说实话,言副局长,让你的儿子进监狱里面去蹲上个几年,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于国涛也附和道:“刘秘说的没错。老言啊,你儿子的性格就是太自傲、太自以为是,就算这次不出事,难免以后也会出事。让他在监狱里面蹲上几年,说不定就能够将他的性格扭转过来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言青书没有说话,只是颤抖着从兜里掏出了一包烟来,叼了根点上,深深地吸了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心里面,他却是将于国涛和刘成给骂了个狗血淋头:“好事?卧鞥槽鞥尼玛才是好事呢!你们这简直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!敢情这要蹲监狱的,不是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花都兽医》,方便以后阅读花都兽医第一百二十三章 那一声‘谢谢’(求月票,求订阅!)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花都兽医第一百二十三章 那一声‘谢谢’(求月票,求订阅!)并对花都兽医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
花都兽医全文阅读 花都兽医TXT下载